2014年05月21日

权健肿瘤医院前医生:五官科大夫为胰腺癌患者开方

  12月27日深夜,权健事件还在不断发酵,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前医生陈晓辉,也终于打算说点什么了。

  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专访时,他已经离开这家权健集团旗下医院一年有余,但往事仍历历在目。在他的记忆中,这家医院里,“只要年龄大的医生,不管哪个科室的,不管职称怎样,都可以做专诊,五官科的大夫竟然能看胰腺癌”。

  陈晓辉还称,在他任职期间,医生的工资要和开出的“秘方药”及权健公司产品挂钩,甚至医生开药还要看某些“老师”脸色。此外,他对权健“秘方药”的功效也持保留和怀疑态度。陈晓辉说,部分患者服用权健“秘方药”后,短期内状态可能也会有好转,“但连续取药几次后,有些人就失去了联系”。当然,对是否真有病人能在服药后获救,他也不清楚。

  对于这位前医生的说法是否属实,目前权健方面并未回应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。但随着天津相关监管部门进行调查,相信答案将能揭晓。

  12月27日上午,这是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内的其中一栋建筑 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?张虹蕾 摄

  位于天津市武清区京福公78号的天津权健肿瘤医院,是权健集团医疗版图中十分重要的一块。医院与权健公司(指“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”)以及权健集团总部,相隔不到600米。

  这家占地300亩、拥有床位2000张的医院,于2014年9月正式面向全国营业。12月27日上午8时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来到这里后,首先看到的就是一句出自权健集团创始人束昱辉的“语录”:

  与众多医院往往在早晨就有大量患者排队挂号不同,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装修精致的门诊大厅十分冷清。门诊大厅门口,一位拖着拉杆箱的女子正与他人攀谈,据她介绍,她的父亲患有肠癌,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采用药物保守治疗,她来这里的原因之一是,“觉得化疗对人体太大”。

  中药治疗肿瘤及各种疑难杂症,这也许是众多患者所心仪的保守治疗,也成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对外的一大优势。“权健没有治不了的病。”陈晓辉称,当时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还有这种说法。

  陈晓辉入职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前,一直在某大型公立医院执业。他说,在加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后,自己觉得医院的运营管理十分不规范,竟存在医生跨科室看病的情况,“内科外科被合并成一个病区,只要年龄大的医生,不管哪个科室的,不管职称怎样,都可以做专诊,五官科的大夫竟然能看胰腺癌。”

  据陈晓辉描述,因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医生薪资结构中很大一部分都来自“秘方药”的提成,导致很多医生,所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医生流动性很大。“有一个20多岁的女医生,刚出科的住院医(原文如此),因为嘴特会说,竟然也出专家号接诊。”陈晓辉说道。

  陈晓辉说,在这家医院任职期间,他还多次被要求去权健公司开会,“培训讲的都是权健集团创始人束昱辉的发家史,来来回回就那么几句话”。

  其实,就在当年任职期间,陈晓辉也曾向反映过自己遇到的情况,并在离开医院前因一些问题和医院产生过矛盾。

  天津权健肿瘤医院也被本地人所熟知。一位天津市武清区的出租车司机就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这家医院经常接待全国各地的加盟商参观。

  12月26日,记者就在权健公司总部看到,大巴车将“尚德系统”人员运送到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参观。

  陈晓辉认为,源源不断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参观者,也为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贡献了大量收入,在他任职期间,就经常看到权健公司的“老师”带着患者来医院参观。

  “普通医院是病人听医生的,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是医生听老师的。”陈晓辉解释说,口中的“老师”,指的是权健公司直销体系下,各个层级较高的加盟商。在一车车的参观人员到达医院时,陈晓辉说,个别“老师”甚至会与医院医生提前打好招呼,让医生一定开出具体某项药品、某个数额的处方。

  陈晓辉就自己的情况说道,在他任职期间,很多时候是被权健的老师“牵着鼻子走”,他认为,医生的权威性因此大打折扣。

  正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内为亲属拿药的山东济宁李女士,目前就是权健公司的会员,不过她并不是被大巴车拉来的。李女士说,她癌症晚期的父亲在济南的大医院挂号难,而“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挂号十分方便”。

  “这些人就是来送钱的,就算晚上10点(天津权健肿瘤医院)也得给人家挂上号。”陈晓辉回忆说,他工作期间,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患者大多都来自外地,“医院几乎不动手术,也很少开检查单,全靠卖药”。

  天津权健肿瘤医院要求医护人员要讲“服务意识”,“一旦患者告诉老师服务不好,市场老师反映给束总(束昱辉)、院长,投诉到谁就处理谁。”陈晓辉回忆道。

  陈晓辉口中还有更令人难以置信的事,之前曾有医生处于癌症早期的患者去外院接受手术和放化疗,被“老师”知情后反映到医院,院领导直接说道:“你是给谁工作?”

  12月27日,天津权健医院内排队取药的人 图片来源:每经记者?张虹蕾 摄

  12月27日下午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与患者交流,一对来自西北地区的母女正在候诊。这位母亲表示,自己是经朋友介绍知道的天津权健肿瘤医院,目前她患有肿瘤疾病,这次专门坐飞机来看病,医生开了价值4300元、60袋三个疗程的药。

  而记者从另一位山东患者处获取的门急诊医疗费用清单显示,她此次花费共计6500.65元,包含12片卡培他滨片、中草药费、代煎费、一次性包装材料。

  这些,就是权健公司官网上宣传的——由公司创始人束昱辉自全国各地收集“古老秘方”配置而成的药。陈晓辉说,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,医生会根据患者的不同病情,开出不同的“秘方药”,而这些药究竟是什么成分,医生自己都未必知道。

  但就是这些“秘方药”,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内也有患者或家属称“药效很好”,再搭配权健公司的保健食品,甚至把“癌症晚期都控制住了”。

  但从临床医学角度,陈晓辉并不认为“秘方药”会有奇效。“曾经有南京患者把秘方药送检。”陈晓辉说:但里边还有其它成分,“患者服用后短期有可能出现食欲改善、体重增加等情况”。

  在陈晓辉看来,患者愿意相信天津权健肿瘤医院,一类是很多人相信权健公司的宣传,心甘情愿到天津权健肿瘤医院买单。还有一类是抱着“死马当活马医”的想法来试一试。“一些病人在三甲医院已得不到希望,就希望到权健找秘方。”陈晓辉认为。

  “(这些药)究竟治好了多少人我也不清楚。”陈晓辉告诉记者:但却有“一些患者来拿几次药就再也不见了的情况”,也有“患者家属打电话来医院问,说吃了药但人病没治好,能不能把没吃完的药退了”。

  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权健公司周边商店购买的《权健产品搭配大全-疾病诊疗调理方案》显示,多种癌症都能使用权健公司的相关“灵芝孢子粉”、“辅酶Q10”、“麦芽精”等调理。而陈晓辉回忆,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医生当时给部分患者开出的处方中,除了“秘方药”,有时候也会有部分上述保健食品。

  “我那天看完丁香园的文章,发现很多人都跟帖评论,看来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内幕,还有更多人也都了解。”陈晓辉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在离开天津权健肿瘤医院之后,他再没有关注过权健集团的任何新闻。直到看到丁香园的文章,往事才又涌现出来,“有很多东西想要表达”。

  陈晓辉说完这些,将向记者展示的他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工作时的《医师执业证书》,轻轻放回了抽屉。

  而另一边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在近日(12月28日)下午向权健集团邮箱发送了采访函,询问这位前医生的说法是否属实,但截至这篇文章发出时,仍未得到回复。同时,记者也拨打了天津权健肿瘤医院的公开电话、权健集团董事长助理的个人手机,但均未能接通。

  (原标题:权健肿瘤医院前医生爆料:五官科大夫看胰腺癌,医生开药要听加盟商的?)